棋牌牛牛:戀與製作人李澤言雨天之約副本劇情介

发布日期:11-30 作者:admin

  • 正文内容
  • 相关推荐

戀與製作人李澤言雨天之約副本怎麼過?很多小夥伴還不知道吧!下面是奇游小編爲大家帶來的戀與製作人李澤言雨天之約副本劇情介紹,和小編一起來看看吧!

戀與製作人李澤言雨天之約副本劇情:

李澤言有女朋友了這個傳言最近傳遍了整個華銳。所有的員 都在討論,聽他們說李澤言總是給一個女人打電話,語氣溫柔而深情。

出於工作的緣故,我又來到了華銳。

接待我的人是李澤言的助理魏謙,他迎面過來的第一句話就是一 魏謙:「你知道嗎!總裁有女朋友了! 」

我:「真的嗎? 」

魏謙:「整個公司都傳遍了哦,說是聽到了總裁給一個女人打電 話,聲音溫柔極了。」

我:「你們聽到了電話嗎? 」

魏謙:「沒有,我是聽別人說的。」

我:「那你怎麼知道是給一個女人打電話? 」

魏謙:「不會有錯的,大家都這麼說! 」

魏謙:「好多人都親眼看見!親耳聽見的! 」

魏謙:「好多人都親眼看見!親耳聽見的! 」

我:「(黑線)這種不確定的事以後還是不要隨便說了,小心被 總裁本人聽見。」

魏謙:「就是嘛!那些員工整天正事不做就知道聊八卦,真是讓 我頭疼死了! 」

我:「呃……」

魏謙:「不說別的了,會議要開始了,趕緊去吧。」

想到平時那個不苟言笑的他,我突然有點好奇,會是個什 麼樣子的女人,才會吸引他呢?

到了電梯裡,我看到角落有幾個女職員正圍在一起說八卦。 女職員A: 「你們昨天誰聽到了?總裁又在給他的女朋友打電話 呢! 」

女職員B: 「我朋友艾米聽到了,她說總裁的聲音很溫柔,很深 情呢。」

女職員C: 「艾米聽到了什麼? 」

女職員B: 「艾米跟我說~」

李澤言:「我昨晚還夢到你了,雖然你的臉在我的印象中,己 經有點模糊了。,』

李澤言:「昨天我還遇見了一個法國人,法語真是個美好的語言,由你說出來就更動聽了。,』

李澤言:「聽說有一家法式餐廳新開張了,改天要不要帶你過 去?,,

李澤言:「我知道你很忙一直都很忙」

李澤言:「我不會去煩你的。,』

女職員B: 「就是這些了。」

女職員「想不到總裁也有這樣的時候,真是好心疼了。,』

我:「(嘆氣」

李澤言真的有了女朋友嗎?

「如今,整個拜將的過程分爲五個步驟,中間的規則也是發生了不小的變化,難度更是大大增加了!」南宮夢的話讓姜雲不禁爲之一愣,這還真讓他有點意外。不過想想也正常,修羅族的確隱世已經太久太久了。雖然修羅也是踏虛境強者,但是他所知道的關於拜將的整個過程,恐怕都並非是他打聽出來的,而是從自己義父的口中聽說的。

我想起上次在辦公室撞破的那一幕

羅嘉:「(宣告主權一般地開口)他、是、我、的。」

李澤言微皺著眉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而且,襯衣的領帶 有些鬆了。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李澤言有些慌張的樣子。

他還威脅我不能說出去

我這麼靠譜的媒體人,當然不會說出去了。

我拿出手機,查了一下羅嘉的最新動態。

我:「啊她現在真的在法國。」

不知道爲什麼,我的心裡變得空落落的

我從沒見過這樣深情的李澤言,那個會停止時間拯救小動 物的他,那個把傘給了我自己淋雨的他,那個溫柔的打電話的他,到底哪個才是真實的他呢。

我戰戰兢兢地來到李澤言的辦公室,敲了敲門。

等了很久也沒有回應。

我:「總裁,我是來提交整改匯報的。」

依舊是沒有回應。

我嘗試著按動門把手,居然開了

我踮起腳走了進去,卻發現李澤言手撐著頭睡著了。

除了閉上的雙眼,還是那個一絲不苟的他。

我:「是太累了吧」

從沒有見過這樣子的李澤言。

果然是因爲那件事吧

李澤言:「什麼事? 」

我:「啊?你怎麼醒了? 」

李澤言睜開眼,清冷的眼睛看著我,我突然不敢看他。

李澤言:「什麼事? 」

我:「唔是關於節目整改的匯報,這裡! 」

我急忙遞給他,心虛的低下頭。

過了好一會兒李澤言才接過。

李澤言:「不要用你的想法來揣度我。」

什麼嘛,這個總裁怎麼看都不像是有女朋友的啊!

下午的會議如期舉行。

李澤言:「關於節目整改這一點,還有誰想要補充嗎? 」

嚴肅的會議室里,李澤言坐在離我最遙遠的位置。

我默默開始打量起他。

還是同往常一樣,他的襯衫袖口被一絲不苟地捲起來,擺出一副在座的各位都欠了他錢一樣的撲克臉。

今天那個睡著的李澤言一定是我的幻覺。

會議結束時已經是深夜了,天上淅瀝瀝的下起雨來。

我站在公司門口,嘆了口氣。

我:「看來今天回家的時候又要被淋溼了。」

正想著,一輛全黑色的轎車開到我的面前,車窗搖下,露出李澤言那張撲克臉。

李澤言:「今天的雨要到後半夜才能停,坐我的車回去吧。」 我:「真的嗎!太感謝了! 」

我坐在副駕駛座上,尋找著什麼能和他聊一起的話題。

我:「你會經常停止時間嗎?還是極少數的情況下會? 」

李澤言:「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我是不會做出這種決定的。」 我:「可是我上次看到,你停止時間,救了一隻馬路中間的小 貓。,』

李澤言:「那只是特例而已。」

我:「只是特例嗎」

我:「看來你喜歡動物多過喜歡人呢。」

李澤言:「當然,動物可比人可愛多了。」

我:「」

動物比人可愛嗎?大多數情況下,好像是這樣的。很快就到了家門口,李澤言取出一把傘給我,接著打開了車門

一招斃九敵,那是何等的威武。血魔卻仿佛是做了見很平常的事兒,擡步行去每一步落下,寒氣從他腳下洩去激起寒風蕩蕩。冰風激散人約倒下,一步倒一人剛好九步血魔走出那冰臘人羣,同時他的對手除了刀一以外全部倒下了。老總管臉青面黑咬牙切齒一字一句地從口中嘣出血魔武功來歷。讓他感到驚訝不解的是,雪山派一向行事雖然不避殺戮,但也以名門正派自居。怎麼會出了這麼個殺神來。這大雪崩掌乃是雪山派震派絕學之一,能習者說明在雪山派中地位不低。雪山派中這樣的高手,又怎麼會肆意亂殺無辜呢。老總管絞盡腦汁想到一個可能,莫非……

我:「傘還是給你吧,我沒事的。」

李澤言搖了搖頭,堅決把傘給我。

他把車子停靠在路旁,自己淋著雨送我回家。

我:「要不我們共撐一把傘吧。」

實在是太愧疚了,讓他送我回家不說,還拿著他的傘,看他被 大雨淋著。

李澤言:「,稍等會,我有個電話。,,

雨越下越大了,李澤言漫不經心地往前走,全然不顧在自己身 上留下的雨水。

李澤言接起電話,聲音一改往常,變得溫柔極了。

李澤言:「今天下雨了,很大的雨,你那邊能聽到嗎? 」

李澤言:「肯定又會嘮叨我帶雨傘,穿雨衣吧,我都知道」

說著,他嘴角一彎,竟輕笑了一聲。

我:「哎! 」

是我看錯了嗎?李澤言,他竟然笑了! 李澤言:「法國那邊也會有這麼大的雨嗎? 我:「(呆呆看著)」

笑起來的樣子,也很好看呢。

我:「沒想到李澤言笑起來,還挺好看的呢。」被雨淋溼 的李澤言看起來像是被水打溼的貓,一點威嚴都沒有了。想 到剛才那麼溫柔的李澤言,我決定鼓勵一下他。這個笑什麼意思呢。

李澤言回頭,正對上我呆滯的眼神。

李澤言:「你在看什麼? 」

我:「啊!沒看什麼」

我:「現在雨都下大了,不如來我家裡擦乾頭髮再走吧。」

我:「額,你別多想,我只是覺得很抱歉讓你淋雨了,我出門 應該帶雨傘的」

李澤言:「嗯,也好。」

回到家裡,看著狹窄而溫馨的小房間,我有些手足無措。

我:「家裡很亂,沒來得及收拾,希望你不要介意。」

李澤言:「沒事。」

我在浴室里翻找著,終於找到了條沒人用過的浴巾。

我又開了壺熱水,想讓他喝點水暖暖身子。

忙碌過一陣後,我再回到李澤言坐的地方,卻見他己經睡著 了。

我靠近他,見他纖長的睫毛上都附著雨珠。

我拿著浴巾,手足無措的站在邊上,不知道要不要叫醒他。 李澤言:「(突然睜開眼睛」

我:「(驚訝)你怎麼這麼快就醒了! 」

我:「給你浴巾,全新的。」

李澤言:「謝謝。」

被雨淋溼的李澤言看起來像是被水打溼的貓,一點威嚴都沒有了。

我此時還正在爲接下來要說的事躊躇著

我:「其實你不用太在意對方是否冷淡,你這樣默默付出,肯定會有回報的。」

李澤言:「(看著我,意味不明)」

我:「我想她此時內心肯定也喜歡著你,不然不會天天給你通話的。」

李澤言:「不要以爲你什麼事都清楚。」

難道是我說錯了嗎?戳到了他的痛處?

本來只是想安慰他一下的啊

李澤言擦乾頭髮後就起身,將我的浴巾工整疊好。

李澤言:「我該走了,不用送。」

我:「嗯好吧」

我失落的接過浴巾,見李澤言還是一直看著我 我:「我我是又說錯什麼了嗎? 」

李澤言嘆了口氣。

李澤言:「不用那麼怕我,我又不會吃人。

我:「我沒有怕你。只是想安慰你一下。」

李澤言:「爲什麼要安慰我? 」

我:「因爲我知道分隔異地的情侶肯定會有段難熬的日子 李澤言:「」

李澤言:「(突然笑了)好的,我會記住的。」

我:「但相信我,你們對方肯定還愛著彼此,所以不要懷疑。 我:「(是我眼花了嗎?他又笑了!),」

我:「(這次是我笑的)」

就在我還琢磨著李澤言那抹笑容時,對方早己離開了。 回味起剛才的笑容,我情不自禁的揚起了嘴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