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MGC成都2019專訪GMGC創始人宋煒莫忘初心道法自然

发布日期:11-30 作者:admin

  • 正文内容
  • 相关推荐

由GMGC主辦的第七屆全球遊戲開發者大會暨天府獎盛典(簡稱:GMGC成都2019)於2019年11月5日-6日在成都首座萬豪酒店盛大召開,本屆大會以「戀遊戲 遊戲鏈」爲主題。GMGC創始人宋煒總出席GMGC成都並於會上發表精彩致辭,之後在採訪間內接受了記者的採訪。

記者:遊戲產業今年遭遇了重大不確定性變動,前景比較迷茫,您認爲這是長期存在的狀態還是短期的波動?

宋煒:其實剛剛在主會場講了一個很重要的點,就是道法自然。遊戲行業發展到今天,從一個高位13、14、15到16、17,在增長,但是創業者受到資本市場的影響之後,創業者的心態發生了很大的變化。這裡面就是說不變的是什麼,是我們對遊戲的執著或者是熱愛,如果我們的開發者們有對遊戲的執著和熱愛,任何的變化都只是一個陰陽變化的東西而已。就今天來看,整個行業是發展的,只是在一個很困難的階段,並沒有處在非常糟糕的階段,更多的是我們要懂得這裡面的一個規律-否極泰來。所以我們不能在一個行業處在低位的時候唱衰它,只要我們有初心,任何的東西都有小的能量場,小的內在的原動力去改變我們的一個行業的現狀,包括小到自己的一個公司,大到一個行業的發展,我們一直講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每個人只要把自己的一畝三分地,把自己的公司干好,把自己的業務做好,不斷的進步,不斷的學習,去吸取行業的,全球趨勢的能力,並且保持如飢如渴的狀態,賈伯斯一直講(Stay ),這個我是覺得特別值得反思的。我們永遠保持著一個飢餓狀態的時候,就不擔心沒有機會,我覺得機會總是留給有準備的人,所以上帝總是很公平的。如果你在低位的時候,在行業處於調整期的時候,你再怨天尤人去抱怨,沒有用的。不斷的回到自己的內在去看企業,我的企業在這一次的浪潮裡面,這個行業的風雲突變的過程中,我有沒有抗衡的能力,我的團隊是否具備了這樣的創新能力,我覺得這個都是需要回到企業的內在去調整的,然後再看看大環境,修身齊家「治企」,不要說治國,盡最大的努力把企業做好。

築,就緩緩走過去了。還未接近門口,紅光大做,先是一層火紅色的護罩出現在視線中,隨後前面的空間一陣模糊,數名修士出現在視線中。有男有女,老幼也是不一,卻穿著統一的服飾,白色的長袍,長袍的中間,有很漂亮的火焰圖騰的標示。全是離合,這些守衛的境界都不錯。他們目光在林軒身上掃過,隨後臉色就變了,爲首的是一紅。

   記者:目前因爲市場的不確定性變化,造成了國內遊戲企業第二次大規模出海。之前幾年,已經有一批中國的遊戲企業在海外取得了不錯的成績,您認爲這一輪出海的中國企業是否會快速的適應海外市場?

宋總:我覺得第一波出海的,不斷的走向第三方市場、國家去尋找中國產品的落地機會,比如說中國元素的文化落地,任何一個產品進入一個新的國家,進入一個新的文化市場的時候,他都會有一個文化衝突問題。第一波,遊戲人的出海,其實已經讓我們有很多的學習和總結,在這個過程中,當然有很多優秀的企業,通過資本化的方式,不用極力推中國化元素,但他們很容易獲得成功,比如說騰訊、網易,通過收購的方式。一些比較大的遊戲公司,基本上都是我們中國企業收購的,或者說參股的,控股的等等,這種出海,其實這裡面無非就是引資性的東西,對於我們來講多了一層保護。對於文化來講,其實任何的東西需要一個消化的過程,你突然來了一個東方文化到我們一個地區的時候,肯定還是會有一個消化的過程,對他的一個熟悉、傳播,我們首先得看,得嘗,最後得品,這個過程中,我覺得這是對我們中國元素的遊戲產品,以及文化娛樂產品的一個品味階段。尤其是在一帶一路的機會下,中國的遊戲、中國的動漫文化出口的話,尤其得品,品是三個口,第一是口碑,第二是讓大家覺得好,首先讓大家體驗到、感受到這個文化的魅力,這個作品的好,才能夠口碑相傳,還有就是品味,很多人都在說你好的時候,你的品味自然而然就出來了。如果說我們的遊戲就是像過去的第三方國家拿一點現金流,只是短視的,以財發聲而已。從我們現階段出口的一些企業來講,第二,遊戲產品要有品味,第三,做出有口碑的產品,這個才是帶著中國烙印的,中國標籤的文化產品。今天很多遊戲的IP、國際文化的IP也不斷的進入中國市場,一進一出,文化才會更加的交融,大家才有更多的包容在裡面。看似好像這個行業遇到了很多的困難,但是我看到的都是機會,一帶一路,我們中國的元素可以出口,有很多的文化可以進入到中國,我們只要保持頭腦清醒,保持不斷的去創新和學習,與新技術的結合,我們是有能力、也有信心去做好這個本職工作的。

記者:GMGC作爲全球性組織,有沒有哪些助力遊戲企業海外建設的方案呢?

   宋煒:我們原來也試著在越南、韓國、日本等地,建立了中日韓遊戲的綠色通道,就是IP通道,包括在東南亞建立了一帶一路的交流、研究的渠道,經常會開一些會。比如說成都和北歐之間的溝通的橋樑,包括中國的企業去德國那邊考察等等,我們其實很難特別深入的去做這個,我們本身沒有做遊戲產品,所以更多扮演的是溝通和橋樑的作用。當我們的會員,我們國內的企業有需求的時候,可以相互的溝通、交流,達到的是這個目的。我們自己在版權、IP方面,在版權糾紛方面,我們最早處理過像《憤怒的小鳥》和國內企業的糾紛,大家應該期待有一個行業組織在中間做一個溝通的橋樑,而不是通過法律訴訟的方式。如何化干戈爲玉帛,這是我們在這個過程中扮演的比較多的角色。

   記者:區塊鏈概念在2019年經歷了大起大落,區塊鏈+遊戲也是成爲熱炒的話題,但是鮮有產品問世,這是真命題還是假命題呢?

   宋煒:我們要理解區塊鏈和遊戲結合的意義在哪兒,一定是在用戶的體驗方式上有了變化,每個人都成爲了遊戲的建設者,也成爲了遊戲的消費者。和原有的遊戲的廠商不太一樣,就是中心化的遊戲是區塊鏈遊戲的一個很核心的東西,人人都是中心。這裡面定義區塊鏈遊戲的時候,就不能單一的從一個大公司去定義他,應該是以用戶爲中心,每個人都可以成爲區塊鏈遊戲的主導者、消費者,這部分其實在今年的區塊鏈遊戲方面,其他好像區塊鏈方面都不落地,大家聽到發幣可能會很煩,沒有產品的人說自己就是不落地的東西,還會說自己多麼牛,這個很荒謬。我們更看好的是有用戶、有交互場景的應用,或者說產品,其實我覺得區塊鏈遊戲更多的應該有一點像聯盟鏈,遊戲行業鏈的聯盟的這種鏈,這個價值非常大,遊戲裡面一直有這個玩意,只是大家沒有用,無非你通過這個幣,比如說騰訊或網易的遊戲幣,再或者哪家的他們之間可以相互認可,這樣就流通了,當然這是遊戲聯盟鏈的價值。可能這種共識是遊戲廠商、雙方或者是多方是否能夠在某一個產品,或者在自己的業務上能夠達到共識,這是需要溝通的,是遊戲企業核心利益的溝通。但是對於用戶來講一定是擴大的,遊戲用戶的羣體不一樣,那麼我特別希望把輕度遊戲提升到重度遊戲,那付費率很高的,實際上這個過程中,是對用戶的影響和帶入,這種區塊鏈對於遊戲的玩家來講,對於用戶市場來講,更多的是聯動。對於充值幣來講,可能更多的是共識,如果這種的共識不斷的形成,遊戲鏈的價值就會出來。目前遊戲工會都在琢磨這個方向,目前來看爲時過早,可能還在嘗試階段。

記者:「抱團取暖」這樣的詞,這兩年在遊戲圈裡面流行,我們應該用什麼樣的態度對待行業的自然規律,對於中國的遊戲產業,針對目前的狀況,有什麼好的建議?

宋煒:道法自然,否極泰來,只要我們有初心,堅持自己對遊戲的執著和熱愛,一切都可以度過難關,一切都可以因爲我而改變的,遊戲因我而不一樣,公司因我而不一樣,行業因我而不一樣,如果每個人都能站到這樣的高度,如果我是好的,我的心態是積極的,正能量的,有這個源頭的話,我覺得這個行業就會好起來,希望我們在座的媒體朋友,包括我們行業的從業者們,都以我爲中心去探索這個行業的發展,以積極的方式去幫助這個行業成長,讓玩家們獲得更多優質的遊戲,讓大家可以通過遊戲變得更快樂,更融合、更和諧。

聯繫我們:

GMGC項目負責人:

Tel:

.deng@gmgc.info

贊助、商務合作請聯繫:

Archy

Tel:

天府獎及IPA大賽諮詢請聯繫:

Joe

Tel:

聽著男子的所說,姜雲發現,這個男子雖然實力不如伍大他們兄弟,但是知道的事情,分明要比伍大他們多上不少。至於原因,姜雲也大概能夠明白。五靈族這五支,姑且稱爲分族好了,彼此之間實力地位也是有所不同的。顯然,伍大他們那支分族,地位最低,所以不但被派來這無量界鎮守,而且知道的事情也是最少。

媒體合作請聯繫:

Beta

Tel: